又是一篇很早以前写的东西了……是关于一个机器人的故事。这篇只是序章。以后会写的吧(大概)


“嗯?这片地带是怎么了?”

身边的气温比其他区域不同往常地高了四五度,理由也十分明显。在我身边也四处可见耀眼的火光,燃烧产生的“滋啦”的声音在身边不断回响。目眼可及的大部分建筑都已陷入了火海之中,而少有未被波及的建筑也是破的破,塌的塌。

突然,从我眼前的建筑中走出了个男人。他浑身是血,眼神狂热,表情狰狞。“啊——杀了个爽呢”

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,面部识别组件立刻就给了我返回结果。

“目标已发现。”我向委托人发送了一条信息,然后便思考起该如何接近他。可是他似乎发现了我。

“嗯?小孩子?”

然后他向我猛冲过来,带来一阵破风声。

“是漏网之鱼吗?”他又开始笑了起来,“正好,我还愁没杀够呢——!”他跑到我眼前,举起拳头便打。

“啊啊——人类有时真是狂妄而无知呢。”我略微发动引擎,加速绕着飞行到他身后,“你真的以为小孩子会在半夜闲逛到这里,还一脸镇定吗?”

我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,然后我便拿着这把匕首向下刺去。

就在匕首要刺进那人的身体之时,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,我的身体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阻隔似的而无法向前。我运用起所有动力,尝试着继续向前,但还是无法移动哪怕一步。

“啊哈哈哈——”他又笑了起来,舌头从嘴里伸出。他用那沾染着白灰的肉块舔了舔嘴角,似乎是在享受着我此时的境遇。“刚刚还说什么我狂妄而无知,你不也是一样吗?哈哈哈——”他把拳头伸出,其旁的空气被带动着发出响声。“就在你死前满足你的好奇心吧,我可是个异能者,我的能力是——”

“创造力场,对吧?”我后退了几米,“不得不说是个有趣的能力。在自身周遭建立力场,可以凝滞和阻碍敌人,然后用拳拳到肉的方法解决敌人。说真的是符合你这种人的异能呢。”我把手上的匕首往旁边一抛,但是却没有落地的声响,因为它早就在落地之前消散了,取而代之出现在我身上的武器是——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——”眼前之人大叫出声。他眼前映出的,是足以让其疯狂内心冷静下来的绝望景象。稚嫩如同孩童的脸,却搭配着冷酷而无情的绿色眼眸。娇小的身体浮在空中,在这具身体的周遭真正令他恐惧的,是反射着战场的火光,带着死神的气息的,从我身后展开的数十余条机械臂。每条机械臂的末端露出的,是密密麻麻的枪口。枪口的冷光与机械臂的红光交响辉映,形成了一幅绝佳的末世景象,这就是我,

名为Model L的机器人。

“订正一点你的错误认知。”我看着眼前的人,我视野中的分析器中不断闪动着的,是他因恐惧而不断上升的心跳。“如你所见,我不是人类,所以之前的那句话是我个人认为的对你这种人类的绝佳评价。”我想所有的机械臂发出瞄准的指令。“那么,就请享受着这份你也曾带给他人的恐惧和绝望,然后迎接死亡吧。”

那人最后的记忆,只有我在说出这句话时在我身旁四散的火花而已。


检查过那人已经成为一堆四散的肉块之后,“可惜这种力场无法抵挡密集快速的攻击呢。”我评论到。

一边向委托人发送任务完成的信息,我收起机械臂,一边重新审视起周围。周围的景象依旧与之前一样,没有生机,余下的,只有无情的火焰吞噬一切的声响。

我就这么见证了,之前还是最强异能世家的林家的堕落。

各位都知晓了,这是个有着异能的世界。虽说异能者的比例算不上大,但乘上人口基数之后仍然十分可观。林家作为一支有着极强异能血脉的异能世家,在这个国家的异能界中有着极大话语权。

“又有名门望族堕落了啊。”

我的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。

我转过身去,看向他的脸。嘛,没什么可说的,如果声音传达的信息一样,只是张普通的中年男人的脸罢了,不过算是比较帅气的那种。从他手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痕来看,他经历过许多惨烈惊险的战斗吧——我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在数据库中搜索着他的面貌。不得不说,找寻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是需要花上一些时间。

“改天整理一下数据库吧。”

正这么想着之时,那男人带着惊讶的声音打断了我,

“啊呀,这里居然有这么小的孩子。难不成是林家的?”他说着,摇摇头,“不不不,不可能,以前从来没见过呀……”

真是失礼的发言。

正在他想着要不要把我带去派出所时,我出声打断了他。

“送去派出所就不必了。”我摆摆手,“我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是个小孩子。”

就在这时,我从数据库中找到了他的资料。

“你好,来自王家的异能者。哦,抱歉,你好像已经和家族断绝来往了。所以还是叫你王先生好了。”

我一面确认着资料,一面伸出机械臂。

“如你所见,我是一个机器人。至于这人类小孩一般的外表,只是我的制造者的恶趣味罢了。”

他的脸上露出“原来如此”的表情。

“那么,这位机器人阁下,您莅临此地是为何呢?”

什么呀,这东道主般的语气。

一边这么想着,我一边回答到:“我是有名字的……大概。我叫Model L。至于来这的原因,只是顺手解决一个令人恶心的家伙罢了。有幸能见证一个大家族的毁灭,不得不说还是挺有趣的。”

听了我的话之后,他的表情稍微有些复杂。

“不愧是机器人啊,”他苦笑道,“死了那么多人,居然只是感到有趣吗?”

与此同时,他开始打量起我来。

“外观上完全看不出来呢……不过机器人能够如此流畅地进行对话,还真让我感到好奇啊。”

“我可没有让你把我打开看看构造的打算。”我立刻回了一句。

“哈哈,这怎么可能呢!”他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。“不过倒是有让人有想和你做个朋友的打算呢。”他挠挠头,“不过这种事你肯定不会答应的吧。”

正如他所想,这件事情没有必要,所以我也不会去做。

我挥挥手,向一旁走去。正在我要离开这片破碎的废墟之时,我的传感器感受到了奇怪的波动。我朝着波动的源头走去,不会错的,这是……

“王先生。”我叫住已经走开几米的那位异能者。“我有一个请求。”

我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机械臂以极快的速度在废墟中搜寻。

“嗯?什么?”那位异能者转过头来。

我的机械臂终于找寻到了那奇怪的波动的来源。小心翼翼地,我把那源头抱了出来。

一个婴儿,在我的机械臂上静静的躺着。

该说不愧是异能世家的孩子吗,哪怕刚才身边有这么大的动静,他还是依旧熟睡着。

“如你所见,林家看来还没完全绝后。”我让机械臂平稳地把那孩子送到王先生跟前

“我想请求您照顾这个孩子,作为交换,我……”

“代价就不必了。”他接过这个孩子,“我说过的,只需要和你成为朋友就好了。”

他看向熟睡中的那孩子,眼神中生出几分慈爱来,“还有,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抚养这孩子的。”

他抬起头,“不过,我能问问为什么你会向我提出这个请求吗?”

我张张嘴,给了我的语言处理系统一点时间去组织语言。

“或许我,也沾染上了人类的悲伤吧。”

— END 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