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之前写的一个突然蹦到脑子里的场景。我现在才想起来发博客(。)


我撞开了眼前教室的门。教室中原有的嘈杂声响霎时间安静下来。然而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大笑出声。
“是■■■啊!”“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,我还当是谁呢?”“笨蛋、傻瓜”“你还有脸来上学啊?”“上次我们给你的那顿胖揍味道怎么样?”“走开走开,脏死了。”
无数辱骂的话语从他们嘴中蹦出,但我早就习惯了。“因为从小被欺负到大嘛……”我嘲笑我自己。
但是今后就不一样了。
我握紧手中能改变命运的那样东西,径直朝我的目标走去。
“哦?头铁啦?竟敢走到我跟前站着?还不跪下,你个狗杂种?”眼前之人话音刚落,他身边就有许多人起哄。“赶紧跪下!”“跪啊!”“快跪!”
刚才发话的是班级的“老大”A。A是个名副其实的小混混,烧杀淫掠他至少达成了三项。花着家里人辛苦赚来的钱,整日做着些人畜不如的事情。我一直都在向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才能干出这种事来。可现实是我想不出。我自然也一直被他欺负,不,倒不如说就是因为他我才开始被欺负。
但事情马上就不一样了。
我用左手抓住他的书桌边缘,用力向外一推,桌子摔在了地上。完成这项工作比我想象中的更废力气——不,或许是我比想象中的更瘦弱吧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激怒了A。
A的眼睛瞪圆了,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似的。他愣了一下,然后猛地抓起我的衣领,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会给我来上一拳的时候,他停下了。抓起我衣领的手松了下去,然后咣当一声,他摔倒在地。我也险些因此摔落在地,但我早有预料,用力气稳住身形,然后大笑起来。
我做到了。
他倒在了地上,他失去了声响,他失去了表情,他失去了知觉,他失去了思想,他失去了——
生命。
我看向手上的肾上腺素注射器,当然,里面装着的并不是肾上腺素,而是高剂量的氰化钠。
这是“他”为我准备的,用于复仇的,最棒的礼物。
A抓起我衣领的同时,我把这支笔插进了他的手臂。氰化钠的致死剂量很低,就算只是蹭到也会有生命危险,更何况我把整支都打进了他的身体。于是,虽然我不清楚他死前是否有经历到和我一样的痛苦,但他确实是死了。也不赖嘛。
“哈啊——”我把手上的肾上腺素注射器放进口袋,然后吸了一口气来补充因为笑上太久而缺少氧气的肺部。“看那,你们的所作所为创造了什么?一个杀人犯!”我跳起来,做出一个“请”的动作,“还有一具尸体!”
我实在是太兴奋了,以至于手舞足蹈起来。
“那么,有谁想要靠近我吗?靠近一个杀人犯?”我笑够了,向他们抛出了一个问题。
“那么,有谁想要羞辱我吗?羞辱一个杀人犯?”沉默之中,我又问了一个问题。
当然无人给予我回答。
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他们又能说出什么来呢?
“喂——劳驾?对,就是你。能给我借下手机吗?顺便帮我打个110就完美了。”我向最近的人问道。他立马照做,生怕我会对他做什么似的。
在向警方自首完我的罪行之后,我蹲到尸体旁边。
“没想到吧?我失去的,只是几年的自由,而你失去的,是你的全部人生啊。”我向尸体说完这句话,转向身边所有围观的人。
“你们得到的,是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的恐惧啊。”

我撞开了眼前教室的门。教室中原有的嘈杂声响霎时间安静下来。然而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大笑出声。
“是■■■啊!”“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,我还当是谁呢?”“笨蛋、傻瓜”“你还有脸来上学啊?”“上次我们给你的那顿胖揍味道怎么样?”“走开走开,脏死了。”
无数辱骂的话语从他们嘴中蹦出,但我早就习惯了。“因为从小被欺负到大嘛……”我嘲笑我自己。
但是今后就不一样了。
我握紧手中能改变命运的那样东西,径直朝我的目标走去。
“哦?头铁啦?竟敢走到我跟前站着?还不跪下,你个狗杂种?”眼前之人话音刚落,他身边就有许多人起哄。“赶紧跪下!”“跪啊!”“快跪!”
刚才发话的是班级的“老大”A。A是个名副其实的小混混,烧杀淫掠他至少达成了三项。花着家里人辛苦赚来的钱,整日做着些人畜不如的事情。我一直都在向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才能干出这种事来。可现实是我想不出。我自然也一直被他欺负,不,倒不如说就是因为他我才开始被欺负。
但事情马上就不一样了。
我用左手抓住他的书桌边缘,用力向外一推,桌子摔在了地上。完成这项工作比我想象中的更废力气——不,或许是我比想象中的更瘦弱吧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激怒了A。
A的眼睛瞪圆了,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似的。他愣了一下,然后猛地抓起我的衣领,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会给我来上一拳的时候,他停下了。抓起我衣领的手松了下去,然后咣当一声,他摔倒在地。我也险些因此摔落在地,但我早有预料,用力气稳住身形,然后大笑起来。
我做到了。
他倒在了地上,他失去了声响,他失去了表情,他失去了知觉,他失去了思想,他失去了——
生命。
我看向手上的肾上腺素注射器,当然,里面装着的并不是肾上腺素,而是高剂量的氰化钠。
这是“他”为我准备的,用于复仇的,最棒的礼物。
A抓起我衣领的同时,我把这支笔插进了他的手臂。氰化钠的致死剂量很低,就算只是蹭到也会有生命危险,更何况我把整支都打进了他的身体。于是,虽然我不清楚他死前是否有经历到和我一样的痛苦,但他确实是死了。也不赖嘛。
“哈啊——”我把手上的肾上腺素注射器放进口袋,然后吸了一口气来补充因为笑上太久而缺少氧气的肺部。“看那,你们的所作所为创造了什么?一个杀人犯!”我跳起来,做出一个“请”的动作,“还有一具尸体!”
我实在是太兴奋了,以至于手舞足蹈起来。
“那么,有谁想要靠近我吗?靠近一个杀人犯?”我笑够了,向他们抛出了一个问题。
“那么,有谁想要羞辱我吗?羞辱一个杀人犯?”沉默之中,我又问了一个问题。
当然无人给予我回答。
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他们又能说出什么来呢?
“喂——劳驾?对,就是你。能给我借下手机吗?顺便帮我打个110就完美了。”我向最近的人问道。他立马照做,生怕我会对他做什么似的。
在向警方自首完我的罪行之后,我蹲到尸体旁边。
“没想到吧?我失去的,只是几年的自由,而你失去的,是你的全部人生啊。”我向尸体说完这句话,转向身边所有围观的人。
“你们得到的,是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的恐惧啊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