嗯……大概可以用这么一张图来说明目前的心情。

不过虽说目前我的心态不能算是喜迎九天连课,但也没有什么想要哭天喊地的欲望。上学嘛,你可不能指望学校在少了几天课上的时候就这么放过去,陨石撞地球的概率都比这个高。安啦安啦。

……话是这么说,但许多人肯定是内心过不了这个坎的。他们开始哭喊着:“为什么又要上这么久的课!”“我想回家QAQ”“凭什么别人考试我们还要补课”什么的。从他们的话里可以推测出他们不是学渣就是来学校挂个名的。自然,学校和老师们是不可能理会他们的话的……他们去跳个楼说不定还有可能。

说到挂名,我也想聊聊作为班长我所观察到的事情。我所在的班级是平行班——因为一些原因我主动从重点班退了出来。平行班你可以看到在许多学校都能看到的景象。班里的人大致可分为这么几种:看起来吊儿郎当却能考个好成绩的,勤勉认真努力且成绩良好的,想尽办法努力却成绩平平的,有着梦想却只是嘴上说说的,不知什么原因出现在学校却不认真学习的——大概是被父母逼得吧。虽说这么说有些过分,但这也可以看成是阶级社会的一个缩影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阶级,都享受着自己阶级的权利和履行着自己阶级的义务。说实话,我个人认为中国的阶级固化确实愈发严重。哪怕是在一个小小的班级里也可以看出来:班级的吊车尾永远是那么几个人——他们大部分成绩已经差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。而在中间的大部分阶级,虽有着向高等阶级——成绩好的那群人——冲击的梦想,但要么是没有付出行动——嘴上说着“我明天/等下就努力”——要么就是付出了努力也得不到结果。对于前一种人,我感到很无奈。我也尝试着劝说几个前者脚踏实地地学习,结果却是不了了之。而对于后一种人,我抱有着……嗯……同情?毕竟付出努力却得不到回报是很令人受伤的一件事。而对于这些人,我个人认为是他们的学习方法不对——然而我帮助不了他们。每个人的学习方法都是不一样的。我要是把自己的方法强塞给他们,只会落得一个更差的下场。

再说回连上九天课的事情吧。虽然对自己不能回家颇有微词,但是这对我的生活其实也没有太大影响。最近新买了向日葵一年的远程控制加开机棒,我可以很轻松地趁着电脑课和早中晚的空余时间连接家中电脑。虽说学校不允许带手机,但我可以用kindle来阅读,用MP3来听歌,再加上我有许多程序员的书要看,倒也不会无聊。于是乎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中,我的生活过的都差不多——都是一贯符合我享受主义风格的自在和安然。

所以要问我对连上九天课有什么看法,我的回答是——没什么看法。无论发生什么事,生活还得照过,该吃饭吃饭,该喝水喝水,该学习学习,该享受享受。就这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